唐三中文网 > 卑微郡主努力活着 > 第十二章 发现危险的小鹿儿

第十二章 发现危险的小鹿儿

    小男孩感受着软乎乎的手指,激动地红了耳朵。

    齐鹿呦的手指被小男孩回握住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说话,你看我一眼,我再看你一眼。

    齐鹿呦第一眼看到这个崽崽,就觉得自己被齐鱼暖摧残已久的心灵让眼前的小男孩给治愈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应有的模样啊!

    小男孩明亮的眼里充满好奇,又有些羞涩,一笑起来右边的脸颊有个小酒窝。

    齐鹿呦心里充满了希望,看,出了那个王府,外面都是正常人!

    齐鹿呦开开心心地在床上动一动胳膊,抬抬腿。

    伸展完身体,她依旧握着手,一个翻身利落地就坐起,嫩生生地对着小男孩说:“啊!”

    许是太过欢喜,齐鹿呦说完就一头栽倒在小男孩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男孩被压得半躺下,两个胳膊虚扶着齐鹿呦,紧张地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齐鹿呦手拄着床,凑近了瞧,更是觉得小崽崽好看,小嘴吧唧就亲上了那个小酒窝。

    她亲完想要起来,却怎么使劲都起不来,索性对着小男孩又“啊”了一声,一副她也没办法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阵笑声响在室内。

    晋王妃和大将军夫人林氏分坐在临窗大炕上的两侧,看到这幅情景都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晋王妃的嗓音带了几分平日没有的娇俏,对坐在另一旁的大将军夫人林氏说:“我们家小二儿随了王爷的性情,和谁都能玩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只没想到这第一次见面就把小将军给亲了,妹妹在这儿可得给姐姐陪不是呀!”

    听她一说,大将军夫人林氏笑得弯腰,轻拍了下晋王妃的纤手,有些苍白的脸颊因笑容添了些气色。

    小男孩羞得整张小脸都红了,抻着脖子,不知所措地叫林氏:“娘,娘……”

    林氏好不容易停下笑声,听了儿子哀怨的声音,又笑得止不住。

    还是晋王妃用拿着帕子的手轻指了下两个小人儿身侧照看的柳嬷嬷。

    柳嬷嬷得了吩咐这才动作,将齐鹿呦和小男孩扶起,要不她可不敢自作主张,扰了贵人们的兴致。

    齐鹿呦不理会,刚睡醒还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她又在小男孩的注视中被柳嬷嬷抱着去如厕,还换了套大红锦缎衣裳,格外地喜庆。

    其间有个丫鬟过来说了几句,换地方了。

    待出来就不回方才的屋子,柳嬷嬷抱着她走过一个又一个抄手游廊。

    她自醒来就没搞清状况,也不知要被抱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这里想必就是公主府,没看到齐鱼暖,更没见到晋王,晋王妃应该是在招待客人,借着两个孩子,唠起家常。

    听晋王妃叫小男孩小将军,又对那位身体孱弱的贵夫人百般客气来看,这对母子的身份应当不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时,柳嬷嬷的脚步已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风吹落了斗篷,齐鹿呦一抬头就被房顶金黄色铅釉的琉璃瓦晃得闭眼。

    这种琉璃瓦的颜色制式,王府可是没有的啊。

    齐鹿呦对那位只闻其名的亲祖母更加慎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齐鹿呦吐出一口气,不动声色地将笑容摆出来。

    来了,我亲爱的姐姐!

    “妹妹!”,齐鱼暖俏皮地快步走了过来,压裙的玉质禁步没发出一点响声。

    齐鹿呦任由柳嬷嬷将她交给齐鱼暖,人在外总要装一下友爱。

    齐鱼暖抱得稳稳的,在众人的目光将她带入室内,骄傲地介绍说:“这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齐鹿呦也是拿得出手,小小的人,雪白可爱,一看就是机敏聪慧的孩子。

    一笔写不出两个齐字。

    她配合着,咯咯地笑出声,小手摇了摇像是在和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齐鹿呦被径直抱到主位。

    一位看似三十多岁的美妇人被簇拥着,端坐在中央,乌黑的发丝盘成牡丹三髻,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别在鬓角,雍容华贵,绝世佳人。

    晋王妃与林氏在她身侧被气势压得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浅笑着,一截皓腕从重重叠叠的衣衫中伸出,将手里把玩的玉如意递给她。

    齐鹿呦双手接过,眼睛还是看着她,满是惊叹。

    齐鱼暖直接坐在脚踏上,欢快地说:“祖母,小鱼儿说的没错吧!小二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齐鹿呦无语地看了齐鱼暖一眼,我谢谢您了!真当我是个娃娃了?

    她故作孩子样地歪头,又将手里的玉如意还给大长公主,她的祖母。

    她“啊啊”做声,示意大长公主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诧异地扬起唇角,多了些兴味,说:“小鹿儿,不要么?”

    齐鹿呦没回声,她哼哧哼哧地从自己的小衣服上拽下个珍珠,又递给大长公主。

    自她砸了一回莫夫人,她的衣服大多都被坠了珍珠,而且缝地不紧实,青枝时常跟在她身后捡珠子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挑了下眉头,接过珍珠,笑意随着她眉间的花钿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齐鹿呦见她接过后,像得了允许,小猫似地挨挨蹭蹭地靠近,后背紧靠大长公主盘坐的腿,看向脚踏子上的齐鱼暖。

    她得意的眼神全部被齐鱼暖看见。

    齐鱼暖僵硬地笑了笑,在心里又记了齐鹿呦一笔。

    齐鹿呦不在意,这种抱大腿的好机会,她怎么能错过呢?

    一阵馨香靠近,她被大长公主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齐鹿呦向后倚,任那只细腻玉手摆弄,一会儿摸摸脸蛋,一会儿揉揉小肚子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好像摸上了瘾,将齐鹿呦转了个方向,两人脸对脸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点了下齐鹿呦的鼻子,或许手感太好,鼻子被两指捏住。

    齐鹿呦就乖乖地嘟着小嘴去呼吸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笑开了怀。

    一行青衣丫鬟们端着杯盏进了屋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扫了一眼,对晋王妃和林氏说:“这是花房新开的玫瑰花做的糖渍玫瑰花卤子,你们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本是打算开个花宴,所有吃食饮子都用花朵制成,只是小鹿儿后日就是周岁宴,那就一起办了罢。”

    晋王妃的目光神采奕奕,如此就可以将突改地址的事掩住,任谁也挑不出毛病!

    晋王妃欢欢喜喜地应声,拿起白瓷的小勺子刚要送进嘴,就被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“臭!”

    齐鹿呦紧皱着眉头,奶声奶气地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花卤子的味道不对!

  http://www.tangsanshu.la/beiweijunzhunulihuozhao/2923964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angsanshu.la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angsanshu.la